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盗墓笔记续9 第二十三章 (下)

发布时间:2019-10-12 23:05:32

盗墓笔记续9 第二十三章 (下)

胖子怪叫一声,道:“小哥的手断了!”片刻间,张秃头已经落到了地面上,他神情有些狼狈,就地打了个滚,避开了地上那只断手。

洞里的人顿时就不淡定了,那几个德国人目光齐刷刷的看向洞顶,同子和灰老鼠紧张的与我背靠背,目光警惕的看着周围的洞窟。

胖子反应过来,那不是‘张秃头’的断手,愣了愣,盯着上面,问道:“什么东西?”闷油瓶摇了摇头,没答话,神情有些严峻。

胖子比了比枪,将枪口朝着上面的气孔,似乎打算放一枪,我连忙按住他的手,道:“别逞能。”就在这时,从那个飞出断手的气孔里,传来了一种咯吱咯吱的怪叫声。

声音十分像老鼠。

胖子说不会吧,这海底下难不成还有耗子?

‘张秃头’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瞪了他一眼,示意胖子别开口,紧接着,他又故技重施,手腕一翻,撑着离他近的德国人肩膀,整个人右跃了起来,右手奇的探进了洞里,片刻间,一团黑漆漆的东西掉了出来,里面的物品散落一地,我一看,正是那个消失的打捞袋。

之前我虽然为了权宜之计,准备跟着德国人走回头路。但事实上,这么做的原因,大一部分是出于闷油瓶,我对他是绝对相信,即便他现在指着一个悬崖说:跳下去,我保证你不会死,恐怕我犹豫一下,也会跳下去试一试,但这次的事情,让我觉得很不安。

先是小龙女离奇失踪,将潜水装备脱在了洞穴的入口处,也就是说,德国美女并没有走回头路,而我们眼前的路已经到了尽头,除了这些王八才能钻的孔以外,我实在想不出德国美女究竟去了哪里。

下意识的,我看向那条血淋淋的手臂,看骨骼的大小,那应该是属于男人的手臂,很显然,老雷当初的人在这里遭遇过袭击,而袭击他们的,很可能就是气孔里的东西。

随着闷油瓶单手探洞的动作,气孔里的声音安静了下去,但我们谁也不确定那究竟是什么,那玩意有没有走,但光看这条血淋淋的断手都知道,那必然不是什么好对付的玩意。

这条断手的主人,恐怕已经被啃的差不多了。

而德国美女进入这个洞口后,根本就没有走回头路,那么剩下的就只有两个可能了,一是她找到了其它通道,二是她也跟这条手臂的主人一样,被分尸了拖进那些气孔里了。

灰老鼠虽然机警,但毕竟没有见过这种场面,他目光盯着四面八方的气孔,声音有些发虚,问我:“吴哥,咱们还要不要跟他们走。”

这个他们,自然指的是德国人,但我转头去看德国人,他们的脸色都变了,看着那只断掌,显然想到了其它,我略一思索便揣摩出了他们的想法,照这个情况,估计他们也觉得德国美女凶多吉少了。

但我不这么认为,小龙女虽然还有些天真范儿,但她并不是什么信女,我至今不知道,她当初究竟是怎么从雅布达的十八层地狱出来的,由此可见,这个女人还是有些本事的,况且这里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我觉得她死在这里的可能性比较小。

我没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看三个德国人以闷油瓶马首是瞻,压低声音说了一串德文,闷油瓶看了他们一眼,摇了摇头,紧接着指向上方,显然那里面的东西根本就没有走。

我看着闷油瓶顶着张秃头那张脸,恨不得将他的脸皮撕下来,放在地上狠狠踩几脚。我不知道闷油瓶怎么想的,他这人一向不会顾虑别人的感受,天知道这次又是因为什么原因,非得假扮张秃子,并且事情发展到这种漏洞百出的时刻,居然都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身份。

胖子见此,捅了捅我的腰,压低声音道:“小哥的为人别人不知道,胖爷我还不知道,这事儿有蹊跷,但小哥肯定没有恶意,咱们静观其变。”

闷油瓶显然是听到了胖子的话,微微抬了下眼皮,紧接着,又将目光看向头顶那些气孔。

我存心想让闷油瓶听见,便也对胖子道:“你当小爷我是白痴吗?我只是怕他一个人冒险,现在不时兴孤胆英雄了,如果他真出了什么事儿,死在你面前,胖子,你过得去吗?”

胖子看了‘张秃头’一眼,正经道:“那到不会,我会给他立个牌坊,天天三柱高香,都是兄弟,谁也不能亏待谁不是。”

闷油瓶皱了皱眉,也不知有没有听懂我想表达的意思,他现在不想承认自己的身份,那我也不勉强,张教授就张教授吧,反正研究挖坟和研究海底地质结构,也没有太大的区别,只要他能把我的话听进去,别再一幅你敢跟过来就绝交动枪的架势,我就心满意足了。

就在我和胖子说话间,那种咯吱咯吱的声音又响起来了,而且这一次,数量明显增多了,除了初那个气孔,其余的气孔里,也传出了相同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像有老鼠一类的东西在爬动。

但打死我也不信,在百米深的海底会出现老鼠,然而就在我们所有人戒备举枪关头,有一个东西突然从气孔里探出来了脑袋,我一看,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心说妈呀,我了个上帝,老鼠真的奇迹降临了!***,这个世界上,还有没有比这不靠谱的事情?难道这些老鼠,进化出水腮了?

探出头那只老鼠,个头极大,只有一个脑袋露出来,足足有成人两个拳头大小,长的乌黑发亮,两只眼睛圆滚滚的,由于就在我头顶的气孔处,因此一下子就与我对视了,一瞬间,我就感觉到一种凶残的气息,那两颗黄豆大的眼睛里,露出的目光,却仿佛是要把我剥皮拆骨一样。

我一惊之后,瞬间反应过来,心说小爷这几年可不是吃素的,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你个海耗子还敢来这儿叫板?想也没想,由于距离很近,再加上目标极大,我几乎连瞄准都不用,枪一抬,直接就砰的一声响,那海耗子连支应一声都来不及,啪的掉到了地上,它一落地,我就发现不对劲了,因为这只耗子,身上竟然长了密密麻麻,如同蛇一样的鳞片。

如果非要形容,倒不如说它像一只长了耗子头的蜥蜴。

灰老鼠也愣住了,用脚拨弄了一下,道:“这长的……也太给老鼠丢脸了。”

胖子琢磨道:“别是杂交的吧。”

我直接踹了胖子一脚,恨铁不成钢,道:“这是海蜥蜴!在鲨鱼身上都能咬下一口肉,再他妈耗下去,你就得跟它们杂交了!”说话间,‘张秃头’嘴里突然啧了一声,似乎很受不了我们

,他极其速的打了个手势,示意所有人都往来时的路口退。

但他手势才起了个头,一切都已经晚了,从那些气孔,开始有大大小小的海蜥蜴钻出来,它们不是耗子,却比耗子可怕,几乎是片刻间,我们探照灯所能照射到的范围内,都不满了大大小小的海蜥蜴,或许是由于四只带脚蹼的关系,它们行动比较笨,但数量众多,而且齿爪锋利,一旦近身,真是防不胜防。

‘张秃头’脸色很难看,倒退的手势一改,往前一挥,低吼道:“打!”紧接着,他手里的枪就响了,他的枪一响,所有人都跟着扫射,但我们手里都是小口径的枪支,连发能力不强,总能被一些海蜥蜴钻空子,特别是从头顶气孔里钻出来的,有些就跟没长脑子一样,直接从上面掉下来,根本不怕摔死,直接就砸到人的身上。

我总算知道那些四面八方杂乱的痕究竟是怎么来的了,没过多久,我们几乎每个人都被咬了,浑身上下,没有一个不带伤的,胖子本来肩头就被镇水尸咬了一口,如此一来是吃力,心急之下,用屁股将他一顶,把人挤到了中间,吼道:“你只管上面,减肥减的差不多了,再被啃几下就没肉了。”

胖子感动的就差没流泪,一边开枪一边道:“胖爷我果然没白疼你,不过这么下去不行,咱们不是开子加工厂的,小哥,你给拿个主意。”胖子说后一句话时,看向了‘张秃头’。

‘张秃头’身上也被啃了好几次,此刻他正速度奇的将其中一个德国人身上的海蜥蜴拔下来,闻言既不承认也不辩驳,狠狠将海蜥蜴一甩,速度极的说道:“数量太多,跑。”

跑?

我看了看四周,只觉得入眼是密密麻麻的蜥蜴,这该往哪儿跑?难道往来时的那个隧洞?那地方,只可容一人攀爬通过,再里面行动十分缓慢,我们如果此刻退到那里去,岂不是羊入虎口,白白等着蜥蜴来用餐?

我心说,闷油瓶不是这么不靠谱的人啊?怎么就出了这么个馊主意?难道扮成张秃子后,智商也跟着下降了?

别说我,连同子都看不下去,满脸是血的一边开枪,一边不客气的嘲讽道:“张教授,咱们是往天上跑,还是往地上跑?”

同子两人不知道我们与‘张秃头’之间的纠葛,因此开口就不怎么客气,胖子反而为‘张教授’打抱不平了,道:“你小孩子懂个屁,张教授让咱们往东咱么就往东,让往西就往西,再他妈废话,都得完蛋。”

n

台州妇科医院哪家好
赤峰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来宾好的牛皮癣医院
台州好的妇科医院
赤峰好的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