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赐神 第十六章 双月台 上

发布时间:2019-09-25 16:24:54

赐神 第十六章 双月台 上

在星宇大森林的另一边,紫袍少年从地上慢慢爬起来,灰一灰二灰三都在他的旁边,“好可怕的实力,没想到我用了魂,最后还是我输了”紫袍少年满眼都是惊恐和狠毒的目光。

“老大,你不用这么担心,已经有不少的势力都去追他了,説不定这时候已经死了呢”灰二马上説,“哦?灰二灰三,我昏了多长时间?”灰三轻声説“一夜一天”

紫袍少年摇摇头,“看来黑天子,已经易主了,我们找个休息的地方吧。”紫袍少年可不会想到聂星辰还能够摆脱这么多的势力。

紫袍少年刚走几步,灰一指了指旁边,“白羽!”在紫袍少年左边的可不是白羽,不只是他,还有段坤,长棍少年、蓝衣少年。

白羽扭过头来,微微一笑,然后脸色一变,“紫瞳,以后不要再招惹那位黑衣少年了,不然”白羽叹叹气,“你会死的。”

紫袍少年眼色一冷,“白羽,你説这话是什么意思?”段坤惨白着脸,全身还在颤抖着,“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説完,头也不回地走了。“我们四人都失败了,黑天子没了。”长棍少年和蓝衣少年走过去,好心的提醒。

另一边,聂星辰他们一路东北的朝着中首的方向走。中间只遇到了一次亡命毒蛛,八根刚毛,最后被苏天干掉了,“聂大哥,前面就是双月台了”霜儿提醒了一下,双月台,神之路的一个奇观,传説,在双月台,每五百年会出现一次一天双月的奇观。故得此名。“双月台,会看到美丽的月亮,呵呵”刘翎儿激动的抓住霜儿的手,刘翎儿的一爱好就是看月亮,而双月台看到的月亮是最大最亮的。苏天diǎndiǎn头,“人生要是能够欣赏一次双月映天,也算没白活了”“那就走吧”聂星辰微微一笑。

在苏天将碎空暴熊的消息告诉了聂星辰后,俩人已经没有任何距离了,“苏天,这次去双月台,我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聂星辰悄悄地和苏天説,“星辰,你还别説,我也有这种感觉,我们还是xiǎo心一diǎn”“双月台,双月台”聂星辰眼睛微微眯着。

转眼间,一天过去了,四人都坐在神之路的路边,“聂大哥的剑,好奇特”霜儿好奇的看着聂星辰那把木头颜色的椿皇剑。“这把剑,名字叫椿皇剑,是大椿树心杆做成的。”

苏天微微皱着眉头,椿木,聂星辰接着説,“椿皇剑是十万年的椿木刻成的,这是师父它送给我的第一件,也是唯一一件礼物”説着,聂星辰摸着那椿皇剑的剑柄,“十,十,十万年”苏天张大了嘴巴,霜儿把苏天的嘴巴合上,“聂大哥的剑就是十万年的,”霜儿装成一副自己早就知道的样子。

刘翎儿早在见到聂星辰的时候,就认出了椿皇剑的身份,心里不由得嘀咕,那个老头子,不是很吝啬吗?怎么可能把椿皇剑给了聂星辰,早在十年前,师父它就已经后悔的哭了,

那还是两岁的聂星辰,xiǎo聂星辰在两岁的时候,有一次挑选兵器的经历,而聂星辰拿的就是这把最老的木头剑——椿皇剑。师傅老人家见到聂星辰对椿皇剑如此的亲密,忍着泪水,-就这样送给了聂星辰。

“这也没什么的,现在我们説説双月台的事,以我们现在的速度,下午就能到双月台”聂星辰眯着双眼説着,苏天见聂星辰转移了话题,“是的,不过,我们并不了解双月台这-个地方,所以我们一切xiǎo心为上”刘翎儿这次乖巧的没有説话,“有聂大哥,能有什么危险,”霜儿看着聂星辰,苏天一把拉过霜儿,“不可掉以轻心”用了个眼神似乎在説,我们-不能老靠星辰他们了。霜儿马上会意,“会的,会的”。

四人简单的吃了diǎn粗粮,刘翎儿和霜儿俩人背靠背xiǎo憩着,苏天则盘坐进入到了修炼状态,聂星辰的手时不时比划着剑路,他现在做的就是尽快练会二转亮再华,只有这样,他才-能让实力提升一个更高的台阶,尽快去找宇留下来的东西。这时候一阵风吹过来。

聂星辰眼睛一眯,右手的椿皇剑暴射出一道明亮的光芒,光芒快速的拦截住了那道吹过来的风,“不要躲躲藏藏了,出来吧,”聂星辰的话声音不大,但是很有震慑力,“这么快-就被你发现了,还真有几分本事”森林走出一个手拿短xiǎo匕首,蒙面的瘦xiǎo少年。“我们似乎并不认识吧”苏天这时候也进入到了战斗状态,在他的后面便是二女。

匕首少年比划了两下匕首,聂星辰却皱着眉头,“説吧,谁派你来杀我们的”匕首少年手上的匕首停顿了一下,“这都让你猜到了,不过干我们这一行的,不能説”翻腾的斗气,

青黑色的匕首已经朝着聂星辰的脖子划来,速度之快,一旁的苏天都没有看清,聂星辰将椿皇剑插在后背上,碎步一动,比匕首少年还要快的速度躲在了匕首少年的后面,“你是看-不起我吗?”一声大吼,匕首少年的身子竟然一分为二。

聂星辰看着这两道身影,转身快速的朝着自己的脑袋划来,如果是别人,躲开这一招是绝不可能的,但是,在碎步一十二面前,还是不够看的,“不知道你的雇主,有没有把我的-情况都告诉你”你那个字还没説完,聂星辰的脚就踢碎了左边的那到虚影,碎步再闪,狠狠的一脚已经踢在了匕首少年的胸膛上,力量之大,xiǎoxiǎo的身子,直接飞了出去。

匕首少年惊骇的看着聂星辰,“怎么可能有人能快过我的速度”一开始被发现还有躲过自己的攻击都当成了眼前这位黑衣少年运气足够好,但是,情况并非如此,紫瞳,你这是想让我死,脑海中还在想着紫瞳给的好处,让自己刺杀聂星辰的场景。”现在可以説了,究竟是谁让你来刺杀我们的“聂星辰身体一碎,一脚踩中了那把掉落在一旁的青灰色匕首。

匕首少年眼睛死死地盯着聂星辰,“落入你的手中,我技不如人,输得心服口服,但是我还是那句话,做我们这一行的,不能説”聂星辰嘴角一浮,慢慢的走向匕首少年,右手慢慢的伸向匕首少年,匕首少年闭上眼睛,等待着死亡的那一刻,过一会儿,死亡的疼痛还没有出现,微微吃惊,睁开双眼,看到的是黑衣少年伸出右手,黑衣少年微笑的面容。

“你这是”匕首少年呆呆地看着聂星辰,“你走吧,下次xiǎo心一些”聂星辰向匕首少年伸过去右手,抓住匕首少年的手,把他拽起来,“走吧!”聂星辰把匕首还给他,碎步一闪,就到了苏天的身边,匕首少年手握匕首,“你叫什么名字?”聂星辰摇摇头,“我们走!”转过身,四人中苏天和霜儿都看着聂星辰向前走去的背影。刘翎儿却发自内心的绽放出一个美丽的微笑。

离开了匕首少年,霜儿终于耐不住了,“聂大哥,你怎么把那个坏蛋放走了?”聂星辰看着这个比自己xiǎodiǎn的女孩儿,看着那头长长的波浪形的头发,“这个世界上,没有坏不坏的人,你转移一下思想

赐神  第十六章 双月台 上

,你就会发现他是一名合格的刺客!”霜儿看向苏天,发现苏天竟然向她diǎndiǎn头,“霜儿,你不觉得他能够为一个职业舍弃生命而钦佩吗?”苏天看着霜儿不懂只好给她diǎn破,霜儿疑问的眼睛马上放出一道亮光。“聂大哥你的意思”霜儿看着聂星辰的目光又多了一些钦佩。

聂星辰闭上眼睛,老家伙,没想到原谅别人能让自己这样开心,这就是你教我的东西吗?能够原谅刺杀自己的人,可不是轻轻松松就能做到的。

而刘翎儿看着这位黑衣少年,老头子,你知道了的话,会很开心吧。

漯河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漯河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漯河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漯河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漯河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