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终点站

发布时间:2019-10-12 18:18:27

摘要:附:终点站,人生的终点站,自作自受,作到头跟畜牲无异。 在诉说中在喋喋不休中完成自我和灵魂的救赎! 在诉说中,我就是小说主人公,而现在,我已经不是。 幽暗的歌厅里,烟雾袅袅,酒浆横流。

家里的病榻上,爹呼娘叫,无人照料。

残冬早春,乍暖还寒。妻子冰冷的语言像是积雪上覆盖了一层严霜,又如同钝刀子在我的心头上拉肉。

歌厅浓妆艳抹的陪唱莺莺燕燕,柔情蜜意融化了我的心肠。真是:莺莺燕燕春春,花花柳柳真真,事事风风韵韵。娇娇嫩嫩,停停当当人人。

在觥筹交错中,我逐渐模糊的意识里突然跳出来老人们常说的:婊子无情,戏子无义。这恒古不变的真理时时刻刻提醒着我要高度警惕。

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扼杀了身体里残存着的狼心狗性,注定了我一生一世眼界的短浅,抬头望去,巴掌大的天空变幻无常,使我下意识明白了前世是个什么物件!

权利和金钱就像臭豆腐,闻着臭,吃着香!吃不到的葡萄都说酸。鲜红的印章兜子里装,晃荡晃荡摩擦着裆间之物,哦,哦也!快意无穷!

我要美酒加咖啡,一杯再一杯,我并没有醉,我只是心儿碎。邓丽君女士甜美的嗓音唱得我心儿醉,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那些陪唱五音不全的吼叫扰乱了我的心神,我踉跄着走向家里。

月朗星稀,小村庄静寂无声,偶有鸡鸣狗叫划破夜空,使我明白我并不孤独,至少还有鸡和狗陪伴着我。

但鸡鸣狗叫都是象征性的,它们浮皮潦草地应付公事,然后继续睡它们的回头觉了。

天快亮了,我踢开街门,亮堂的大门嫌我粗鲁,它十分不愿,表现出它的不满——来回晃荡报复性地撞击了一下我的头,我恼怒的朝它踢了几脚,它终于老实了,哼唧了几声靠在墙根不反抗了。

爹娘的屋里出乎意料的静,那静不寻常,往日里病痛折磨着他们大呼小叫日夜不得安生,今天这般静,我的心头有种不祥的预感在升腾着,酒意渐消。

妻儿在呼呼睡觉,脸上都浮现着笑意,分明都在做着美梦,我不忍打扰他们的美梦,晃晃悠悠走到爹娘的屋里。

爹娘的屋里腐败发霉的味道浓烈,几乎使人窒息。我拽了下灯绳,十五瓦的灯泡睁开它朦胧的睡眼,赌气般的发出晦暗的光芒。

灯光照着爹娘干枯的脸,爹的眼圆睁着,娘的眼紧闭着,脸上都有着痛苦的神情。他们并排躺着不动声色。

“爹、娘。”我冲着他们喊了两声,他们依然不动不摇。

我的眼里涌出了那种叫做泪的液体,并不如何悲伤。

爹娘死了,他们一起走向黄泉,路上不孤单,爹睁着眼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老人家有什么遗憾?因而死不瞑目!

爹娘死了,我仿佛看到他们手牵着手踏上了奈何桥头,爹颤颤巍巍搀扶着娘,他们最后回头一望,那神色无比凄凉,孟婆斟上两碗腥苦的汤水,从所周知那是著名的孟婆汤。

孟婆机械式地重复着:“喝吧,喝了它,滚滚红尘中数不清的悲欢离合,爱恨情仇,都会化做缥缈云烟,随风远去!喝吧,喝了它,一切都淡然了。”

“爹,娘,不要喝。”我喉头哽咽,我的呼喊轻若蚊鸣,几不可辨。

一条路幽幽通黄泉,一条河,名忘川,流不尽凄凉哀怨。一座桥奈何孤影寒,孟婆汤难再换,来世再与你缱绻。

爹站在望乡台,远处望,故乡阴阳两隔。娘闭着眼不看,故乡已生无可恋,死亦无可恋。

爹啊爹,娘啊娘!此时,悲凉和忧伤爬满我的心房,那酒精的醉意荡然无存。

“砰、嘎!”双响炮在村庄上空响彻着,黎明前的黑暗伸手不见五指,可是天就要亮了。

四邻们听到响声,他们全都过来了,我的兄弟也过来了,我的弟媳他的媳妇儿挎着他的手臂,两个人有说有笑而来。

他们两个人打着哈欠,一幅没有睡醒的样子。我的兄弟第一句话就是:“咱爹的遗产都有什么?”

我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两下,用冰冷的目光盯着他们两夫妻,他们视而不见,依然问:“他们留下多少钱?锅碗瓢盆儿都在哪儿放着?”

邻人们帮着买来寿衣、棺材,他们帮着净身、穿衣、入殓。

我不说话,看着这个一奶同胞的兄弟,我期望可以用眼神把他杀死,他茫然不觉,冰冷的眼神对他造不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我徒自生气。

我的兄弟和他的媳妇儿狼狈为奸,勾搭连环,他们想全部占有爹娘遗产的狼子野心已是昭然若揭!

天亮了,灵棚搭了起来,我的妻儿听说我兄弟的行为,她本来笑眯眯的脸蛋突然像被蝎子蛰了一下,她先是跳了一下,然后一屁股坐在冰冷的地上,她大叫着:“就你是亲生的呀?俺家的是不是从粪坑里捡出来的,还有没有天理了?老人活着的时候,看不到你们两口子的影儿,这刚咽气儿你们就来谋夺财产了!真是不要嘴脸之极!”

倏忽的春风刮来,我的脚步凌乱不堪,亲朋好友们来了,他们虚情假意地对我说:“有什么困难尽管说,还缺钱吗?”

看着他们的样子,我也装成一幅孝子贤孙的形状,我无力地干嚎几嗓子,显得精疲力竭,匍匐在地上,把脸深深埋在两腿之间,胸中一阵干呕,那是昨夜喝进肚子里的酒精在猖狂作乱。

乱纷纷的灵堂前,众人各怀鬼胎,虽然活着与死人无异。

一股荒凉的悲壮气息在我的胸中升腾,突然我感觉到众人看我的眼神怪诞陆离,尔后他们纷纷后退,仿佛遇到了一只怪物。

我张口说话:“呱呱、呱呱、呱呱呱……”

我想站起来,却跳了起来,虽然我看不到自己的脸,但却真真切切看到了自己的身体和四肢,那是一只活脱脱的癞蛤蟆。

共 194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品构思新颖、布局奇巧,语言幽默,用“我”的视角揭露了人性中最丑陋的一面,兄弟和他的媳妇儿狼狈为奸企图占有爹娘全部遗产,而“我”的媳妇也不是省油的灯回击着,灵堂前的众生相一览无遗。通篇文笔顺畅,寓意深刻,结尾更是画龙点睛,升华了主题。作品细节描写与设计颇见功力,体现出作者深厚的写作功底。 推荐阅读。【编辑:闲妹】

1 楼 文友: 2018-0 -29 17: 4: 欣赏佳作,祝笔丰!

回复1 楼 文友: 2018-0 -29 17:5 :59 感谢老师的编辑,祝老师生活愉快!!!

庆阳哪家医院治疗男科
珠海白癜病医院
内蒙古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庆阳男科
珠海白癜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