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空乏无味 雨恋

发布时间:2019-09-26 02:30:01

空乏无味 雨恋

春天,不,所谓的春天来了,带来了无尽的狂风,卷起漫天的黄沙,卷起秋天遗留的落叶,在半空中摇晃着。

纵着灵力充沛,我挥舞着云澈与风尘对峙,毕竟我不能让我刚刚心血来潮打扫干净的后院成为风的乐园。

门铃被按响了,我收拾起东西,绕到前院去开门。

辉摇着尾巴在门前晃来晃去,看看我,又看看门锁,满怀希望地叫着——我坚持不让辉开门,尽管他会。

门外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扎着双马尾,等我打开门就自觉地打量起空乏,又东张西望地闯进了外阁,显然一副观光的样子。

“那个,小姐,您……”我追着她进了屋,看到她的脸的瞬间愣住了。

“啊,对不起,忘了自我介绍,”她恍然大悟,灿烂地笑了,“我叫江遥,是警察局江警官的女儿。因为爸爸总是提到你,我很好奇,就来看看传说中的雨夜先生!”

江警官我是认识的,然而这幅容颜我更是熟悉。我抿了抿嘴唇,心情忽变得沉重了。

———————————————————————————

约两千五百年前。

刚刚入夜,大雨倾盆

空乏无味  雨恋

我站在一个光秃秃的山丘上,背靠着一株粗壮的不知名的树,凝视着手中被雨水冲刷得发亮的云澈王杖,大脑中一片空白。

我似乎与“死”结了缘,先是母亲,然后是珍视我的朋友,现在轮到了父亲,接下来会是谁?

我跌坐在树下,眼泪涌了出来,与脸上的雨滴混在了一起。

我只希望能够呆呆地坐在这里,等雨下完,等泪水流干,然后在独自一人地继续流浪。

但命运总是不顾我们的愿望去进行安排的,于是,我遇见了她。

“呐,你怎么了?”回过神,一个约摸十岁的小姑娘打着伞,正弯下腰看着我。她身后的不远处,同样打着伞的她的父亲提着灯注视着我们两个。

“你叫什么名字?你的家人呢?”她回头看了看父亲,又向我问道。

“我、我叫漠律,”我扶着树站了起来,将云澈王杖藏到背后,“家人……我没有家人。”

“啊,是吗……”她又回头,“那……你在这做什么呢?”

“做、做什么……”我被她看得有些慌乱,“我就只是走到了这里而已……”

“漠律,”她的父亲走上前,摸了摸女孩的头,“你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吧?看你的样子,不像是本地人啊。”

“是的,没错,是很远很远的地方。”我捋了捋头发——在银色长发的末梢有一点紫色,我咬住了嘴唇。

“我说,漠律,我有个想法,”男人想了一会,开口了,“虽然我们家不是大富大贵的人家,但在这一带也算是比较富裕的了。既然你没有家人,又没有地方住,要不要……来我们家住?”

我抬起头,诧异地盯着他。还从没有普通人类能接受我奇怪的瞳色和发色,更别说邀请我一起生活的了,就算是为了利益,这也是第一次。

我思索着,注意到了女孩清澈的琥珀色的眸子。她正甜甜地笑着,看上去人畜无害。

“如果可以的话……谢谢您。”我终于决定了。

“太好啦!我有哥哥啦!”男人还没回应,女孩就兴奋地叫了出来,拉住我的手,往她的伞下拽,“我的名字叫苏清兰!以后我就叫你漠律哥啦——话说你应该比我大吧?”

“是,应该是吧……”我被她一路嚷回了家,留下她的父亲慢慢跟在我们后面。

我平生第一次,有了可以称作“家”的地方。

———————————————————————————

十五年后。

咚咚的敲门声把我从睡梦中抻出,睁眼便是刺眼的阳光,争先恐后地闯入我迷蒙的睡眼。

整理了一下衣裳,我忙去应门,是苏清兰。

“兰?你怎么……”我抓了抓头发,看到了她背后停下的织机,“你不会是特意来叫我起床的吧?”

“怎么会!”她的脸红了,狠狠地捶了我胸口一下,“到了今年,爸爸的丧期就结束了。所以,从今天开始,我们搬到山里去住吧!既不愁吃穿,又安静没人打扰,你很喜欢吧,漠律哥?”

安静没人打扰?是不想让我再听到闲言碎语吧?妖怪、奇葩、蛮夷、捡来的怪物……这些年又不知多了多少称呼,人类乱七八糟的想法总是层出不穷。

这么多年过去了,苏清兰一如既往的天真丝毫未变,如今各地起义,恐怕难寻清静之地。但是……

无论如何,也要让兰快乐。

我握了握拳,确认了一下多年来没有得到补充的、所剩无几的灵力,还够构建一个结界的。

“好啊,”我眯起眼睛,笑了,“一切随你。”

———————————————————————————

人间两度春秋,神族仅感一瞬。

我向来不关心天下大势,也不知道那两位自立为王、受封为公的起义首领的约定是什么,只知道先到的那一位一把火烧了王宫,死伤者无数。一时间瘟疫横行,民不聊生。

死,有一次眷顾了我。

住到了深山里又如何,老鼠不是无处不在吗?兰染上了鼠疫,整天咳嗽不止。

“离我远一些,漠律哥。”兰向后退着,靠在了墙角,瘦弱的身体颤抖着,仿佛一阵风就能把她吹倒。

我深吸一口气,又重重吐出,心中蒙上了一层阴霾。死亡的气息,她恐怕活不过今天。

苏清兰艰难地爬上床,疲惫地闭上了眼睛。我凝视着她,觉得她一睡就将是千年。

解除了法术,我感受着自己的身体变回与她相遇时的模样,满眼哀伤。

没有了你,我耗费灵力装作会和你一起长大的人类还有什么意义?

我揉了揉眼睛,转身打算走出小木屋,却突然有什么东西顶住了我的腿。

是一只猫,一只黑猫。

“我记得这个国家没有这种动物……”我抱起她,喃喃,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回过头,向床望去。

床上没有苏清兰。

“……兰?”我的声音颤抖着。黑猫轻轻叫了一声,伸出有倒刺的舌头舔了我一下。

我不可置信地笑了一下,随后就疯狂地

大笑不止。

我停下,一挥手,周围的景象瞬间变换,我与黑猫已经置身于岩壁之上,下面,是厮杀的军队。

我把黑猫放在肩膀上,释放了寒气,将大地冰封,冲着惊恐地看着我的士兵们喊道:“停下吧,人类!”

———————————————————————————

对面的江遥好奇地看着我,我却一时出了神。

“呃,那,江小姐,您还有别的事吗?”我尴尬地问道。

“嗯,没有,我就只是来看看,”她又笑了,转身向我挥了挥手,“那雨夜先生,拜拜喽!”

目送着她远去,我还没回过神,就听到了猫叫,一只有着清澈的琥珀色眼睛的黑猫正站在我身后。

“就是吗,怎么可能……”我自嘲地摇了摇头,蹲了下去,“夭瞳,你看那孩子长得多像你啊,我还以为是你的转世呢。”

夭瞳蹦到我怀里,又踩着我的肩膀跳到了我的头上,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我伸手去摸她,却感觉到了疼。再把手拿下来,夭瞳挂在上面,死死地咬着。

“你咬我干什么啊?我又没说我喜欢那个孩子!松嘴,松嘴,夭瞳!兰!”

———————————————————————————

余以为,万物逝后有灵。其生无执念者,灵散,少者转生。其生多恶者,转生为兽也;其生多善者,转生为人也。其生有执念者,化魂兽,无忆。——《大荒经·结语》

乐山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乐山治疗牛皮癣费用
乐山治疗牛皮癣医院
乐山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丽水好的性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