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异界之机关大师1092只是结果而已

发布时间:2020-01-30 04:15:53

异界之机关大师 1092 只是结果而已

?();常鸣又沉吟了片刻,站起来问道:“莲姨,你知道信仰之泉在什么位置吗?”

看来他还是挺在乎这件事的嘛,莲姨松了口气,点头说:“是,我知道。;;”

常鸣微笑道:“这样再好不过了,带我过去吧。”

“可是,没有主祭之匙,是不能控制信仰之泉的!”

常鸣摆摆手:“不用在意这个。”

不用在意?莲姨正在疑惑,常鸣又转向蓝星说:“你还是像刚才那样,继续做你的事去。”

提到这事,蓝星就有点苦恼:“人类的事情太复杂了,外面简直一团乱,我都不知道该怎么下手。”

神域一向是以强为尊,但这里是机关神殿,蓝星又不可能直接动手把违抗的人全部消灭掉。老实说,以刚才的情况看来,她真的动手的话,神殿根本就剩不下几个人了。

听莲姨说,这种情况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于孟在中间动了手脚?她不明白常鸣为什么不找于孟算帐,但的确很苦恼如何解决眼前乱局。

常鸣微微一笑,说:“不用太过着急,你的任务不是尽快控制住神殿的,你的任务是观察。观察神殿、观察人类,看看这里、这些人跟机关神究竟有什么区别!”

蓝星若有所思,片刻后松了口气,点头说:“嗯,我明白了!”

莲姨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突然问道:“看上去她已经完全被你控制了?”

蓝星不在面前,她不再掩饰自己对机关神的厌恶。

常鸣说:“不。不是控制,只是沟通而已。”

莲姨不满地说:“沟通?跟一个机关神?”她冷哼道,“人类天生与机关神为敌,我不觉得这中间有什么可沟通的!”

常鸣说:“为敌?也许吧?人类与机关神之间有着完全不可调和的矛盾,总有一天会有一战。但是战争的结果呢?同归于尽?消灭全部机关神?”

莲姨眉毛一轩,大声道:“是!宁可同归于尽,我也不愿意跟机关神共存!”

常鸣摇头道:“你是这样,你能代表所有人类吗?”

他拍了拍莲姨的肩膀,一股温和的气息从接触的地方透了进去,及时安抚了莲姨心中的怒气。常鸣温和地说:“莲姨。我才去了神域回来。愿意听我给你讲讲在神域的经历吗?”

莲姨深呼吸几口,点头说:“好,你说!”

……

按理说,持杖祭司长是不应该知道信仰之泉的所在位置的。

但莲姨不单纯是一个持杖祭司长。还是血十字组织千辛万苦安排在神殿的卧底。她刻意打探出了一些消息。信仰之泉就是其中重要的一环。

她带着常鸣走在神殿的道路上。常鸣脚步从容,不紧不慢,这态度不知不觉中影响到了莲姨。她的心境愈发平和。认真地听见常鸣讲述的在神域的一切。

常鸣讲得非常客观,毫不掩饰机关神对人类的轻蔑。莲姨听得怒气丛生,但还是压制了下去,没有打断常鸣的话。

当她听说黑蚀神的事情,以及机关神对抗黑蚀神的斗争时,她全神贯注地听着,眉头拧得紧紧的。

常鸣自己也在整理思路一样,讲得非常详细,没错过任何一个细节。通过他的描述,莲姨对神域有了一个大致的印象,尤其注意到其中一点:“你是说,机关神也跟人类一样,各种各样的都有?有的胆小懦弱,只敢躲在安全地方苟且偷生;有的为了自己的种族浴血奋战……”

常鸣说:“这不是我想强调的内容……不过你这样说也没有错。”

莲姨冷冷地说:“可是,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常鸣偏头看她,莲姨停下脚步,直视着常鸣,说:“是的,这对我们来说,都是一样的!”

她的目光十分冰冷,声音更像是要掉下冰渣子一样,“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我跟你说实话,常鸣。对于我来说,对于我们来说,机关神就是机关神,没有什么差别!他们一样想要控制人类,一样把人类当作奴隶!”

常鸣赞同她的话:“你说得没错。这就是我们跟机关神的根本分歧。原本就不是一个种族,在强弱不对等的情况下,怎么可能平等相处?”

莲姨敏锐地意识到了他话中的真意,重复道:“强弱不对等?”

常鸣清晰地说:“是,要真的想杜绝人类千万年来的屈辱,单只是消灭机关神是不行的。没有了机关神,还有黑蚀神;没有了黑蚀神,也许还会有更麻烦、更强大的敌人。所以,人类要想获得平等,只有自己变得强大,只有自己站起来!”

常鸣直视着她,郑重其事地说:“千万不可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千万不可本末倒置。看清楚人类最需要的是什么,其余的一切,只是由此衍生出来的结果而已!”

这时,他们已经走到一个平台旁边。这个平台空空荡荡的,上面什么也没有,光秃秃的有点难看。

莲姨听完常鸣的话,一时间没有说话,脸上表情变幻万千。常鸣抬头看着眼前的平台,问道:“这就是信仰之泉了?”

莲姨一愣,问道:“你怎么知道?”

信仰之泉的存在是神殿的秘密,她是综合多方消息,留意于孟的行踪,最后才推测到它的大概位置。老实说,她虽然把常鸣带到这里来了,但连她自己也不太能确定。没想到常鸣才一到这里,就自己说出来了!

常鸣抬头看着这个平台,伸出一只手,按在它的边缘上。

什么变化也没有发生,莲姨忍不住强调道:“只有主祭之匙才能开启信仰之泉。你这样什么也看不出来。”

常鸣没有回答,仿佛看到了什么不知名的地方。

莲姨突然有一种感觉,常鸣好像与这个平台结为了一体,他身上所有的气息都与它完全协调,不分彼此。她不知道常鸣在做什么,但是很明显,他发现了什么,而她一点感觉也没有。

她退后一步,凝视着这个年轻人。

她教导他相关初级机关术的场景好像就发生在昨天,今天的常鸣却已经走到了一个她看都看不见的地方。根据各方面得来的消息。她早就知道常鸣的机关术已经今非昔比。但当它实际出现在眼前,莲姨还是觉得心情复杂。

她回想着刚才常鸣对她说的话,好像在她眼前打开了另一扇门一样。是的,以往的她。完全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一心只想着杀死机关神。为自己所爱的人复仇。

但是,复仇就可以了吗?要怎样复仇?对方是机关神这样一个整体,凭她一个人的力量。能杀几个?能全部杀掉吗?就算拼死与机关神同归于尽,也只是自欺欺人而已。人类的敌人,是机关神这个种族,能够与一个种族敌对作战的,只有另一个种族——一个同样强大的种族!

就算不去想人类的未来,她要真正复仇的话,也必须依靠人类,也必须要让人类整体强大起来。

像血十字组织那样搞搞破坏,进行恐怖行动又能有什么用?根本不可能打击到机关神本身,只可能引发恐慌,让人类更加混乱。她现在已经站到神殿持杖祭司长这样的高位了,完全可以去做更多的事情,而不仅仅只是当一个间谍,去搜罗一些无关紧要的消息!

她正垂头思索,突然听见常鸣感叹了一声:“原来是这样!”

她疑惑地抬头望去,只见平台上仍然空无一物,好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似的。常鸣就看着这空荡荡的平台,喃喃道:“原来还是圣光的原因,控制人类的精神力波动,从而控制情绪……呵呵,小道伎俩而已……”

莲姨疑惑地问道:“你说什么?”

常鸣摇摇头:“没有,只是在考虑怎么解决这个问题而已。”

莲姨挺起胸膛说:“你要我做什么?尽管说吧!”

常鸣说:“想通了?”

莲姨深吸一口气,重重点头:“是,我仍然不会跟机关神和平相处,不过,我也想要真正能够对付他们的手段!”

常鸣注视着她,忽而一笑,说:“正好,你帮我向你们组织传个话,有些事情想要你们配合我们……”

……

接下来这段时间,蓝星彻底换了个心态。

神殿人心飘扬,处处都是纠纷,她却不再急于解决这些纠纷,而是定下神来,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去理清这些纠纷背后的原因,以及其中体现出来的人心。

于孟虽然逆转了信仰之泉,但这种逆转只是引发了祭司们中心的动摇与阴暗面,也就是说,他们的那些做法、那些想法,都是以前就存在着的,只是现在爆发出来了而已。

于是,一个机关神,就这样在人类的地盘,在人类最动摇的时候观察着他们的思想与行为,一天比一天更了解他们。

一星期过去,神殿变得彻底一团乱,连最基本的日常工作也没办法维持。这种状况直接影响到了下面的神堂与公会,整个天穹大陆的神殿系统几乎瘫痪,根本没办法维持正常的资源流转。

按照以往的规矩,神殿每年往神域输送的资源都是有固定任务的,这些任务分摊到各月,每月月底都要提交一次。

而这个月月底,常鸣什么也没做,几千年来,神殿往神域输送的资源第一次断了档!(未完待续。。)

ps:感谢书友的月票,感谢不材疯子的天天支持~~~u

上饶协和医院可靠吗
西安碑林科大医院口碑
治癫痫病陕西哪家医院好
徐州那家医院治牛皮藓效果好
三亚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